成熟又独立

时间:2021-12-23 10:18:00 日记 我要投稿
我被不少朋友笑话是嗲音狂魔。当然这纯属打趣。除去天生嗓子细的原因外,其实是发音部位没有掌握好,讲话时没有气沉丹田,只会扯着喉咙,所以声音听起来像个小朋友。
这其实是令我颇为苦恼的一个问题。被误以为“幼齿”并不会给我带来什么便利,反而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比如光在电话里听声音,外卖员会以为我是顾客家里的小朋友。也曾发生过被人说能进校艺术队是因为声音甜这样的事情。这样的非议任谁听了都不会太高兴,就好像你拼命努力,结果你的男同学说你能得高分是因为大家看你是个女生,可怜你,让着你。然而一个让我觉得诧异的现象是“幼齿”好像正在成为一种趋势。在一些社会事件甚至灾难发生时,我们会在网上看到一些故作低幼的发言。比如小笨蛋,快点好起来,给你吹吹气,痛痛飞。坦白说,我4岁的小表妹都不这么讲话。
今年3月8日妇女节时,我无意听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老师说:“人家还是一个宝宝,不要叫我过妇女节,我要过女、神、节。”说实话,我还挺喜欢妇女这个词,它能让人联想到劳动妇女、妇女能顶半边天。这个词给我带来独立、自强、成熟、充满力量的想象。反倒是女生节、女神节这些经过改造后的词,让我有种当事人不太靠谱,柔弱,没什么能力,得依赖他人供养才能存活的感觉。倒不是我不懂萌化。偶尔也抽盲盒,看《工作细胞》也会觉得血小板可爱,甚至认为动画是比真人影视更具潜力的艺术,一度希望从事与动画有关的工作。
但我们所说的二次元、萌化,并不等同于低幼化、蠢化。动画或萌的外表只是一种表现形式,背后也许蕴藏着深刻的思考。而低幼化是成年人假扮婴幼儿,提前摆出一副不想讲道理的姿态。
我并不觉得一个女性被形容“幼齿”有什么好值得高兴。相比幼齿,我倒更希望更多女生能与“强势”“勇敢”“大气”这样的形容词挂钩,而不是被人说成白、幼、细、纯。我希望每个人,尤其女生,都看起来成熟又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