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送程爷爷最后一程~

时间:2021-12-21 09:52:00 日记 我要投稿
  五~零下四度、六~零下三度、道路结冰黄色预警、诡异冬天?双倍拉尼娜、多云遮日、深秋气爽、多云密布、黄圆月与群星、空气污染

  程姨父亲仙去!资金、自剃头、搓澡、内门加保温、妈妈抓中药

  比昨天晚一分钟定于五点三十五分的日出与我同步到东坡包子铺就餐,由于昨天有二家老人离逝,所以来探望的人也从各地纷拥而来,昨晚我就参加了程 姨父亲的丧事,在太平间停放的。下午十六点多放完一天小鸡仔,本起叫上黄姨一同前去,可看手机黄姨得等十八点放学的刘思羽接回来并做晚饭,昨天早晨,我还在东坡包子铺就餐的,给黄姨营养快线与八宝粥,并告诉黄姨喝完后要及时刷牙,又到会员日的菜市场超市买冰糖雪梨饮料,送给了刘思羽让她预防咳嗽!

  天半黑往中学校拐角的太平间进发,中学部的三楼还亮着灯,那因是初四年级刘思羽正在上自习课的地方,来到人不多却时常有车辆进来的冷清太平间路。先在门口遇见温姨、四楼赵姨、宫叔、脸上有泪痕的程姨见我来,帮我衣服拉上拉锁,火盆烧纸不灭,程四哥打头阵拎灯领一堆手拿烧纸的程姨家亲戚绕一小砖头走一小大圈后,聚一起把纸烧掉,太平间里还有一家姓郭老人去逝,程爷爷是昨天早上吃完包子回家后倒地、脸变黑、呕吐、大小便失禁状态离开人世的,爸爸与程姨弟弟给老人洗干净,穿的衣服,程姨烧热水,爸爸还把程爷爷抬走,总到得到一百五十元钱,第二天随二百元钱!

  在太平间外面与大家聊天时,一男子一手拿棍子另一手拿酒瓶,好像要找钱?我看旁边有一板锹,那男子没找到机会下手就走了?与大家呆一会后,一起到站点的丽福园饭店,饭菜都是凉的,我们坐里屋,大厅还有许多人吃饭,而中间屋有二桌打麻将的,在饭店遇见刚从哈尔滨开车回来的李慧夫妇后,人来齐后分四桌就餐。宫叔与气温姨喝啤酒,我们十人一桌,与我相对坐的妇女也用左手使筷子,与邻居们先后回家,从澡堂门外玻璃见站吧台的红姐!在家楼下遇见刚下班的董叔问我堆着锯末哪来的?我说是大爷拉来的,回家赶忙给鱼儿换完一天水,天空黄月与群星挂在外面!

  昨天包子铺与超市两次见到刀削面馆的女老板与一名妇女,与爸爸把仓房内门加一个泡沫板保温,用勒死狗与粗黑绳老老绑上,妈妈昨天早上近五点坐车去市里抓中药,买药时钱不够,电话让姐姐微信转二百给女收银员,我见放蛋黄姐姐只给上次欠的一百元钱,这二百元得下次见面再说吧?当时兜里已空空如野,给照像馆兔子喂饼干时,得知大白兔下十一只可爱的小兔崽,三只已死,剩下的大白兔与八只小兔崽在屋里泡沫箱过冬天,而灰公兔在外面笼子里,大白兔有孩子后,小心护崽咬你哦!

  拿剃头工具与新手巾往二天可见的澡堂路上,见骑自行车下班的锅炉老常头,进门见听手机看摊的黄澡师,交十元钱得搓澡牌与水,左手拧瓶盖时,把左手拇指划伤了。左手进男换衣间,脱六件进堂子里,上厕所、坐塑料凳用姐姐之前调过的电推子盲剃头,动静大,但剃的非常短,黄澡师也进来擦天棚顶的小水珠,剃的很满意,刷牙、刮胡子,躺案子上享受给力二澡巾、一袋半搓泥宝贝加熟悉的服务,黄澡师给我打浴盐,小池子旧热水也挡不了后来喜欢泡澡的二人的热情。晒干、快速穿上衣服出来见刚洗完衣服吃早饭的红姐,跟她聊我昨天见到她的事,回家路上遇见求快件的澡堂老蒋,家门口还有刚卖完废品手里拿空袋子的妈妈,今天生意不好的收废品俩口子早早就走了。放小鸡仔到中午,见穿工作服的病友小李,昨天也远见过他的着装,聊天得知,他放弃低保已到矿上地面当临时工,走时让他注意安全。李木匠与四楼赵姨、气温姨、黄姨一帮人从医院去丽福园饭店,祝姨叫我也去,我回家吃妈妈做的蛋炒饭…今天又见捡废品的吴哥,而昨天见吴哥买几根胡萝卜,穿红马甲的马哥与社区人员巡逻,而昨天的马哥拎馒头回家!

  放小鸡仔到下午十六点,妈妈替我到关小鸡仔回去睡觉,而我拿手电筒去医院太平间路上,遇见放蛋黄的姐姐告诉她电推子调后可用,来到里外三层外围的太平间,中学部灯火通明,还有刘思羽那样学生在努力学习中,外面宣传栏中有美术刘老师用毛笔一栏。在太平间外面见赶来的邻居们有王姨、刘利姐、董大娘、秦姨、祝姨、潘叔、刘克海叔、邹叔、嗓子手过术的陈叔、李木匠三哥、四楼赵姨、宫叔、气温姨、台球厅赵叔、张奶儿子,爸爸坐开黑色车的赵叔带四桶水回来,我帮忙卸二桶,而其它叔叔们把太平间里的折叠花圈、烧纸钱、纸灯笼、下半身装满烧纸钱与牌位放红纸马身上,程四哥给纸马喂干草。程 叔站塑料凳上对天说三句话,程姨也说几句,亲属跪着听半仙先生讲话,父亲与四哥把要点火的纸堆上的杂物收拾干净,一把火烧起来,还有一人扒拉火堆,让火充分燃烧,这就是烧大纸啦!太阳比昨天提前二分钟回去定在十六点二十三分,应该从来没见烧大纸过程?

  没等纸烧完,程叔组织大家去站点丽福园吃半间席,中途我回家上一趟厕所时,路上遇见用锹搓鸡粪的王表匠问我干什么去了?我哪实回答!外面冻的只跺脚,又路过双顺浴池,通过玻璃门看红姐在吧台里半躺着,进饭店大厅与坐左边数邹叔、潘叔、宫叔、刘克海叔,右边数的刘利姐、董大娘、卖鞋的四楼叔、张奶、一位昨晚同一桌的妇女又坐一桌。程四哥跟我客气,却让爸爸起来张罗,张奶儿子与爸爸一桌,祝姨领安安也来了,席间不见李慧夫妇?程叔与一男子致词后开席,之前大家坐着吃瓜子、糖、花生、吸烟、喝矿泉水,四楼赵姨分配零食的。席上有鱼、排骨、肘子、八宝饭、烤鹅、香肠、凉菜、水豆腐、紫盐肉片、海鱼、大虾、木耳炒西兰花,都是热乎的,比昨天凉的太好吃了,我只吃素菜,宫叔也是左撇子,昨晚一桌吃饭没发现!我与女邻居先走了,而男邻居们还在喝酒中。回来路上有好心胡姨与好心女邻居,张奶、董大娘、刘利姐,路上行人与路灯少,到家见妈妈,我开始写东西,一会爸爸拎折罗回来,又走了。

  今晚看支付宝余额得到妈妈看抖音极速版发的十五元钱,在席上,看到旁边刘利姐看某短视频积分。又过一会为接刘思羽放学而没去席的黄姨来家,问龙江网络有网吗?她家一天无网,我打电话给电视台刑哥,黄姨一问得知是欠费啦!因担心在家学习的刘思羽,两家门对开着,有点冷!黄姨说:自己的家人与之前与程姨、爸爸他们帮程爷爷穿衣服,而未得报酬,黄姨走后已近十九点,我给鱼儿换一天最后一遍水,明天邻居们得早起火化、下葬程爷爷!明天我不能去,祝愿程爷爷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