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环境下

时间:2021-12-21 09:52:00 日记 我要投稿
  十三~二度、万里无云、星星悉数登场、气温反常

  疑惑?霜降

  后楼老王骑摩托二次找我问大花公鸡去哪了?我心想关我什么事,之前提醒你,你不上心,懒谁呢?头发已白的中间屋张代夫上仓房看一下,祝姨扔下一小盆结嘎子的大米饭后,一天不再管二只母鸡啦!下午与爸爸给小九仔与小黄姨做一个门架子,等冬天各过各的,之前爸爸中午开完资后在外面给我二张暴号钱。太阳将在十六点十八分落下,什么也不带走,我把自家小鸡仔与董叔家母鸡圈起回去睡觉,在外放小鸡仔一天活动告一段落,回家把录小鸡仔视频的手机放家里,拿一个手电筒又出去了?

  路上遇见戴耳机散步的病友小李,晚上他大姑攉馅、李叔擀皮,小李包饺子吃,而病友朱哥现在也在家里吃饺子过霜降节气。到站点蛋糕大世界,买一个女店主看店并新出炉的好吃甜味矿工面包,找四个硬币,出门左转到澡堂洗一下,放松一下身心。进大厅见支桌吃串与菜的腰部挎钱包的红姐与穿拖鞋的程四哥正吃晚饭中,左手边男换衣间,旁晚洗澡人少,脱六件进堂子里,小池子旧热水,一对杏花屯父子开车来洗,我不想落单,快点洗与他们一同出来的。打手电往公司楼下刀削面馆走,见万香园、丽福园饭店外停满车,里面全是食客!十七点进面馆点辣味抻面与二个卤蛋花十四元钱,我身后是罗哥与一光膀男子,主动打招呼,还有前面一桌一男子边看手机边吃串,另一桌是一对夫妻?等餐时,有一女孩像刘思羽着装要了一份单放刀削面带走,我不识人脸,所以没敢吱声,拎东西来的梁叔来点一盆菜带走。

  近十七点半到家楼睛,抬头见四楼阳台里有程姨与李木匠在忙活什么?远见一女孩抱着要去十五号楼高个男生,路过的苏叔外孙子与男同学拿电筒观看激情时刻,我从钥匙环卸下小刀,接下来不知会发生什么?那男孩回到十五号楼四单元,走时跟那矮一点女孩说到家打电话!那女孩走向公园消失了!怀着疑问回家时,见漆黑大屋内被外面蓝光闪进,扒窗一看,救护车来到后楼,下来背包男人与一女护士到陶哥家,进屋给陶大娘初步诊断,点滴,旁边家人什么表情呢?后来被运走了!近十九点时,黄姨开门到一楼中间屋、送两个自己做的馒头,当黄姨上来时,问我家里有水吗?刘思羽已到白楼补课,十九点十五分听对门响,是黄姨接补完课的刘思羽回来,那个女孩会是刘思羽吗?今天下午十五点回家给鱼儿换水准备冲厕所时,顺便敲开对门,单薄黄姨接过程姨送给我的两罐八宝粥,薄绵之力的我只能做这些,如果今晚是刘思羽抱那个男孩,那么以后我不会打扰她以后的幸福生活。当胡思乱想作鬼时,近十九点半时,自来水终于来了,妈妈拉出洗衣机开洗。五点四十分升起的太阳被几颗不密的星星所占有,二天没有水,也不误我正常给鱼儿一天换二遍水,半生已过,后半生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