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点?

时间:2021-12-21 09:51:00 日记 我要投稿
  七~零下一度、雾霾、云形莫变、重度污染

  牛年十一月初、疫情不退?看房?市里、粘耗子

  晚睡早起,与五点五十二分升起的太阳同步起来迎接牛年十一月的第一天,赶紧给全部鱼儿换掉隔夜水,新水下吃虾卵、吃的香,我也喝营养快线与蛋糕,妈妈上仓房放、喂小鸡仔二次,而我就去看一次在上午,因为一会要与妈妈去市里给我买二条新裤子,爸爸上午在家看护小鸡仔并找二手房。都准备好后,戴口罩、手机与背包妈妈出发,拦一辆正行驶的大客车,时间于七点上班点初锋,经常坐车女乘客与司机也熟悉了,到火车道停一会等空载电火车过去,边防站与红卫村的路还没修好,已修好的道路真顺畅,其中还有雾霾!

  到万达站点下车,到万达广场拐角的农业自动存取机上存二千元钱,之前里面有二千了,打出纸小条,人不断的来取钱。过车道来到八点开门的衣世界,扫码进去先上厕所,买鞋垫、给父亲买的衬衣找二张暴号钱,与一妇女换一张新版钱。出南门到金龙地下新小门,未开门?绕道下地下服装城,走几弯来到熟悉的隆鑫服装店,那一年前见的两位服务员,说要四十二码、蓝色牛仔裤后,挑出两件旧版的,我脱外裤试穿都能穿上。用粉笔划道、拿到隔壁裁剪裤腿,我与妈妈拿会员卡与三百元钱,服务态度没的说,我与妈妈坐下等待时,与两位热情售货员聊天,她俩来自城子河、一月一千多、八点半到十六点就下班、城子河房子得十八万!

  拿上裤子装袋中,从矮台阶的小门出来,买麻花又从南门进衣世界,扫码时,被一无方化的妇女抱怨妈妈,我直眼瞪她,被旁边男保安提醒,不要拥护,怕我动手?上厕所后从北门出去左转、到旁边认识我父亲的坚果店,买十三元钱的好吃新鲜瓜子。与妈妈在十字路口分开,妈妈去万达地下超市,而我直走到车站,顺便买十元钱小麻团,坐大客车回家,车上遇见到桥北下车的前楼一楼高个姨,回去路上没什么!下车往家走遇见从公园出来的爸爸,跟我商议平安家园四号楼一单元二零二号要卖,没有什么说道,只要五万六千元钱。我把东西放回家,拿红包敲开黄姨家门,又送喝的,下楼与程姨、气温姨、秦姨聊天的爸爸汇合,一起来到平安家园那栋楼,底下是龙江电视台接待处,三楼是何大波牙所,楼下一男子与眼镜戴耳机的男子等我俩到来。

  我们四人上楼,门锁不好开?进中间屋的二零二号,布局与姐姐家相同,爸爸与那俩有联桥关系的男子聊天,我四处啥么,两个屋被中间厨房分开,屋里各一破床与墙上插座,洗手间上面有水箱、一座便、一洗手盆。卖房眼镜男子给我看交到十二月份的水费票子后,我们来到生活服务大厅,三个窗口问一遍,供热费没交、垃圾费没交、水费交了,他说电费交三十元!爸爸没有疑问后,我们三人又到晓波复印社,里面有二男修电脑中,跟晓波老师说明我们来意后,大家在场提议写合同,晓波老师用电脑打出二份合同,还有一份报废,交十元钱,姐姐牵蛋黄也来啦!来的路上见卖房眼镜男子右手中指少点,因下井而受伤的,卖房的眼镜男是买之前房东的房子,没过户!而大房照在他这,房照上名字姓教,卖房的姓孙。卖房主也很认真,所以之前写的一份废了,晓波老师与修电脑的叔提醒我,买房子时一定要清楚不能将就!

  回家吃鸡蛋糕、馒头、黄姨送来的粘耗子,有点累了,到外面喂小鸡仔吃面包,到菜市场超市买葡萄、桔子、香肠赠好看的大碗、金针菇,店员与女店主看视频找什么?回家睡午觉到下午十四点,起来到外面放小鸡仔,黄姨刚给刘思羽交完书费回来,跟我说有的没的?祝姨接安安放学回来看母鸡情况,休假的小李与溜达的病友朱哥来一同与我放小鸡仔到日落的十六点零五分,有病友小李与朱哥陪着聊天放小鸡仔,时间过的有意义,圈小鸡仔与母鸡回去睡觉,到家已十六点半。回家嗑瓜子发呆,吃晚饭后已十七点半、才给全部鱼儿换大量水准备过夜,时间到十八点过五分时,听对门黄姨家门响,放学回来时我才换完水。妈妈与嗓子哑的老姨通话聊什么?爸爸晚上给哥哥、姐姐打电话,把白天买房事商议后,最终还是外人能看清迷局,决定让姓孙与姓教的房主把事情弄简单,从房主姓教那买房子得房产证,资金转帐给姓教的,因为房产证上是他的名子,因姓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