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年、秋天走了

时间:2021-12-21 09:49:00 日记 我要投稿
  十四~一度、九~零下三度、雪花劝退人们回家!轻度污染、霾、隐约白日、中度污染、气温直线滑、寂静秋晚

  告别牛年秋天、农历十月初一、月票、看病、饺子、剥瓜子、刘思羽又感冒了!搓澡

  晚上十七点三十五分又听刘思羽关门去补课声,十九点时再听对门声响,是黄姨接补完课的刘思羽回来。之前我给小鸡仔喂食时,听黄姨在阳台叮嘱刘思羽要按时吃药,当我给小鸡仔剥瓜子吃,祝姨接安安放学过来看母鸡们,妈妈在天暗下来时,要去澡堂的我拿一盒我常吃的感冒与罗红霉素送给刷油漆的黄姨!没什么能力帮上刘思羽,只能凭经验提醒到多休息与多喝水,没想到不甘平凡的刘思羽是多么上进啊,昨晚的我也吃的感冒入睡的,我身体也不好,可之前打到流感预苗针,外面空气污染的让我又陷进去了!当小鸡仔回鸡架时,妈妈又来替我圈的小鸡仔们,我来到百合药店本想用身份证与手机里的电子医保买感冒药,可电脑不好使?还得付现金四十元找一张暴号钱,出门左转到菜市场超市,买咸瓜子、蒜味香肠花十八元钱。到家赶紧给鱼儿换大量水准备过夜,妈妈也平安归来,清道夫也吃上下沉性鱼食,外面阴着天,全家人在狭小房里呆着过去今夜!

  中午吃妈妈包的酸菜馅饺子,我吃一盘,小时候吃伤过,过了十年自然客服了,而黄姨在阳台包玉米面酸菜肥肉馅的二参包子,送给大家吃,我好意拒绝了。因为之前送的都给姐姐家讨好了!早上姐姐牵蛋黄和二姐来家给妈妈把脉看病,走时约定明天把药送来,给乖蛋黄二个好吃的火腿肠吃,父母为看病舍得花钱,平地抠门至极。午觉没睡的我,到外面看护小鸡仔们,没有好吃的菜,只能捡王姨、董大娘扔的白菜叶吃,还有二楼赵姨给的大楂子、小米,小鸡仔挣的钱被我贪污,亏小九仔与老二仔大冷天还下蛋,我会有报应吗?钱花在哪了?上午邮局银行开业时,戴口罩与折到门口内的自动取款机上,取五百元,而别人是几千几千的拿,我就这点钱不够花啊!当妈妈第一次来时,我得以提前到澡堂报道,戴口罩、手机扫二码、交给坐门口桌子旁织鞋垫的红姐一百元得月票、搓澡牌、水、浴花找五元钱。左手是男换衣间,里面有正穿衣服的教会孙叔,还有许多人陆续来了,我与养大狗叔一起进来的,桂澡师有的忙了,我赶时间不泡绿水小池子,刷牙、躺案子上享受二新澡巾、二袋搓泥宝贝的服务,晒干、穿衣服到外面见老板娘、红姐,昨天放小鸡仔也见到老板娘,还有手指包扎的黄澡师。出门右转来到蛋糕大世界,戴口罩进去,门口有免费的口罩可领,二女员工烘焙中,买现切的方糕、舌饼、早餐饼干花十八元钱。

  上午与爸爸把仓房第二个内门架用勒死狗绑绿网,听爸爸说:十四号哥哥邮来的空调就到,还给姐姐一部!没有别人的帮衬,穷人活得很难、很苦的!而今天晚上遇见吃完饭下楼要回市里的宫雪夫妇,听她们说:外面飘小雪花啦!牛年最后一个秋天离去,明天中午迎接立冬节气,代表正式进入冬天啦!太阳比昨天晚一分钟出来迎接秋天最后一次仪式升起于五点五十九分,我也刚起来给鱼儿们换掉隔夜水,而太阳过完秋天尾声在十五点五十八分比昨天提前一分钟默默离去。太阳!冬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