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远

时间:2021-12-21 09:49:00 日记 我要投稿
  七~零下三度、大风蓝色预警、道路结冰黄色预警、雨夹雪、冰雨灾害

  自剃头、搓澡、地面如镜面光滑、寸步难行

  六点零二分的太阳升起看见大地一片白亮亮的冻雪,雪从空中飘落地面上后,直接镶嵌在大地上,外面行人小心翼翼的行走,一个不小心就会摔的爬不起来!这样的场景让我回想前几年,地面被雨雪冻成镜面,那时放欢欢买豆浆同时为了逃避小人老金而摔倒,为什么今年天气古怪?实在起不来的我,还得起来给全部鱼儿换掉隔夜水,虾卵喂上,我吃点早餐。

  八点拎剃头工个进实行严格登记的澡堂,交十二线一元钱给老板娘得搓澡牌、水,左手进男换衣间,脱六件进堂子里。小池子不是新水,胃肠不好上厕所,坐塑料凳上自己盲剃头,顺便帮不着调叔搓后背,就是上晓波复印社修电脑其中一位,我俩一见面互叫大哥。躺案子上享受二澡巾与二袋搓泥宝贝的服务,一会见来路上骑摩托车的程四哥也来了,泡小池子中。我搓完后,我用双澡巾、一袋搓泥宝贝的练手法心态给程四哥开搓,被旁边人攒道专业!我洗完已经九点十五分,穿上衣服出来见登记的红姐、吸烟的程四哥与老板娘,看样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人?

  回家路上遇见巡逻的社区李姐她们,我到家后与妈妈又到仓房给小鸡仔们喂食,它们冻的不肯出来,昨天还在外面呆着呢,一天变化这么大!爸爸拎药回家,让我与妈妈冒被滑卡的危险又来到平安家园四号楼,叫姐姐下来看房,我们等一小时未见房主,期间见环卫工人给二、三单元铺水泥,之前这挖地下水道来着。再过一会,姐姐上三单元二零一敲门,爸爸打电话才得知,原来是老白楼的四号楼啊!大家扫兴而归,信息是爸爸昨晚看错了,路上遇见往家拎两个猪肘子的桂澡师,气温姨去哪?晚饭吃的是气温姨推介的圆葱炒鸡蛋。午饭后的大家倒头就睡,下午十四点起来,我自己提心掉胆的来到仓房喂小鸡仔们,换头灯,小鸡仔们还是不肯出来!

  在家发呆到下午十五点,黄姨打车从妹妹家回来,把拿回来的酸菜与缸倒弄到门口,我与妈妈帮忙,三桶酸菜放一小缸里。黄姨接学校老师电话后,在十五点二十分提前去接刘思羽放学回来,外面的道路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没有胆量的你敢出门吗?天外快黑时,也就是十五点五十五分的太阳正要回去没人见时,妈妈为小鸡仔勇敢的到仓房圈小鸡仔回去睡觉,小九仔又下一个蛋,爸爸回来后也不敢出去。今晚外面会发生什么呢?大家在家最安全,晚饭前给鱼儿换水过夜,清道夫吃下沉性鱼食,昨天洗澡时,郑师傅三四天才给鱼儿换水,因为他家的设备齐全。睡一天过去了,明天气温继续走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