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时期

时间:2021-12-21 09:49:00 日记 我要投稿
  三~零下六度、中雨、雪花精灵、道路结冰橙色预警、大风蓝色预警、冷涡、冰挂

  消防宣传日、休闲时光

  六点零四分的太阳出来看大地被昨晚中雨洗涮的干净,可以不打滑走的人们,冻雨让人寸步难行,可一场中雨却让人们呼吸到新鲜空气,温度决定好坏!药性太霸道,起来已七点半,妈妈早起把小九仔与老二仔放外面,外面正好飘小雪花,我一时气头说错话,被父亲责备,我与妈妈到外面圈小鸡仔回仓房里呆着,而董五家母鸡在外面看雪花。到家给鱼儿们换隔夜水,家里蚂蚁泛滥,与妈妈又到菜市场超市买酱油、面碱、鸡蛋,女老板认识我常来!

  喝八宝粥后跟雪花来到又加严的澡堂,老板娘让我下次带手机来,交二十四元得四个薄澡巾、二牙膏,左手边是男换衣间。进去脱六件进堂子里,有桂澡师给眼睛不好的韩叔搓澡中,小池子不像新水,快点洗吧!穿衣服出来远见大客车无影,右转到蛋糕大世界买葡萄干的光头、小麻花付十一元钱,女店主给我找新版钱,把钱储起来后用,在家呆着!

  妈妈做菜无味,但妈妈会看望小鸡仔,午觉醒来已下午十三点半,到外面好天时放小鸡仔到下午十五点三十一分,期间与有点坏的病友朱哥、陶哥聊几句,不为钱只为调侃,他们为什么成天闲的没事?好天气间断得抓住放小鸡仔们,董五家母鸡自己跑出来玩,还得是妈妈圈起来,妈妈还给祝姨家二颗酸菜,之前早上爸爸给王守叔二颗酸菜。十五点五十四分的太阳落下之际,我正给鱼儿们换掉一天用过的水,外面楼头有勾机挖坑中,听妈妈说得晚上才能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