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惜

时间:2021-12-21 09:49:00 日记 我要投稿
  六~零下一度、六~零下四度、薄纱云、万里无云、带光环的黄圆月、雾霾、大风蓝色预警

  礼!国际大学生节、自剃头、搓澡、集市、烤地瓜、四楼李木匠母亲仙去!

  太阳比昨天又晚一分钟升起,给地球与大地带来阳光与温暖,看手机天气预报显示,明天又降温,好天有空就得到外面放小鸡仔一天,午觉什么等以后再说吧!六点十六分的太阳出来过四十分钱的我才起来,爸爸也顾我未来,成天拿药逼我就范,小鸡仔视频传不完,还有每天得给鱼儿换二遍水!透窗户看外面鸳鸯楼的集市已布置好,也有顾客来挑鲜,爸爸买回葡萄与地瓜、大骨头,昨天下午快圈鸡仔时。白楼教会杨姨与四楼李姨来家看我,送的香蕉、苹果、橙子、火龙果,那位杨姨之前是妈妈教会认识的,我第一次见到她,她的儿媳妇在医院工作!

  喝罐八宝粥,带上新小熊图案手巾与剃头工具、手机准备下楼时,正好与背书包要上学的刘思羽相遇,在楼下问她感冒好没?告诉她红包是现花的,一声谢谢,让我感觉后续无能为力,好想有钱再给她!往上走遇见开出租车等电话顾客的姐夫,姐夫家无所求,而我欠人家的,等十二月份回来的佳丽再补吧!七点半来到澡堂,扫码成形式,哈尔滨已解封,交十二元钱给因常年吃二甲双瓜而补吃六味地黄丸的老板娘,左手进男换衣间。穿睡衣的桂澡师戴眼镜、躺着看手机中,脱六件拿东西进堂子里,厕所、坐塑料凳上盲剃、对镜子较正剃头。后来者先搓,我刷、刮、躺案子上享受二澡巾、二袋搓泥宝贝的服务,快洗出来与大家交谈中国有一千七百五十万光棍应如何找别一伴问题,我就是一个老光棍,现在彩礼要七十万,而我家只能拿出一半,真为后半生发愁!出来见照小镜吸烟坐吧台里的红姐,还有帮女顾客找东西的老板娘,出门见郑师傅拿工具扫自家院子。

  回家开始放小鸡仔到下午十五点半,小九仔又下一个蛋,昨天休息一天,老二仔也开始掉毛,妈妈为教会姊妹去逝到白楼奔走,爸爸为中午四楼李木匠母亲仙去而忙碌着,阳台里有黄姨揉面,邵老师做午饭!当太阳比昨天提前一分钟落下,定于十五点四十四分时,先到圆通求网购的辣脆笋,见拎黑塑料袋里装的两条烟拄拐的澡堂胡叔,中午还见到拎馒头的澡堂老蒋,顺路到中通求网购的青稞酥,里面还有坐着的胖红姐。回家加热小火锅,给鱼儿们换水过夜,清道夫吃下沉性鱼食,姐姐牵蛋黄送来烤好的地瓜,我网银已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