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时间:2021-12-21 09:47:00 日记 我要投稿
  二~零下九度、寒潮蓝色预警、气温断崖式降、霾、冻雨点、暴雪蓝色预警、风云莫测、白日薄云

  搓澡、感触、稳步前行者、磨练孤独

  六点三十分的太阳过着牛年十一月仅剩的天天,把阳光的温暖传输给大地,不想云层太厚,还夹带点冻雨。一同起来时,妈妈夹带不亮天到外放、喂、收拾卫生给小鸡仔们,仓房里暗得有头灯,而我因二点早起睡不着,而没精神?提昨晚十七点时,姐姐牵蛋黄来家求折罗回去,今晚姐姐在我给鱼儿换水时,又来家求点自来水给姐夫车刷大灯。昨晚十九点半时,我正开门放味,见穿黑袄的刘思羽补课回来与拿书陪伴的黄姨一起,今天能听对门黄姨接放学刘思羽回来关门声在十七点五十六分,为了能上高中也是拼了!

  给鱼儿换完水后,我拿搓泥宝贝与手机冒冻雨与湿滑路面来到澡堂,一进门用手机扫二个码,一天后街的喇叭响着,给老板娘三十元得香皂、二牙刷、搓澡牌、水,左手边是男换衣间。厕所、刷牙、刮胡子、躺案子上享受桂澡师的二个新澡巾、二袋搓泥宝贝的服务,今天洗澡人很多,有红楼大哥大、退休三千一,哑吧哥,工伤耳背叔,公园残疾锻炼叔,还有几位也来了,还有小池子不像新热水。洗完出来回家放小鸡仔三次,董叔与祝姨不管母鸡,董五叔帮张奶搓雪,爸爸上哈达二次给我买含片与好吃的小桔子,姐姐晚上来时给她些,而我中午到蛋糕大世界买枣糕与好吃矿工面包付十四元钱。

  下午宅家本不想出去来着,当妈妈出去圈小鸡仔回去睡觉,太阳也将在四天相同时间的十五点三十六分回去之际,我看手机短信,穿衣下楼遇见从邮政求快递回来穿大黄棉服的黄姨。戴口罩进邮局求网购的太阳能充电式的拉马灯,里面还有排队取钱的病友小李父亲,前天洗澡路上还见他拎吃的上班等车中,妈妈在下午十五点五十分回家,煮面条给家人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