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话?

时间:2021-12-21 09:46:00 日记 我要投稿
  零下二~零下十三度、零下七~零下十六度、零下五~零下十六度、残黄月挂高空与不变地方的群星幽唱、污染炝嗓、霾达峰值、初升红日、万里无云与云境交替

  喂药、搓澡、农历冬月十二、辛丑牛年、庚子月、丁酉日

  红色太阳比昨天升于空中比昨天晚一分钟于六点四十七分,妈妈在天未全亮时到外面放、喂一夜未见阳光的小鸡仔们,小黄仔精神状态还可以?昨天中午爸爸上城子河与市里买回兽药与收拾好的冻鸡两只,我与妈妈下午给小鸡仔们喂新出品的药,今早不拉稀!喂完药后的我到中通超市买网购手表送给父亲,可表带不给力?又到会员日的菜市场超市时,遇见放蛋黄的姐姐与去韵达收快递的感冒好的佳丽。先还姐姐一百元钱,又回家取钱,又在公园上面给佳丽一红包,遇见背包了闲的病友朱哥,我来到超市买一箱八宝粥、卤蛋、饮料、丑桔付七十元钱。

  给全部鱼儿换完水,喂上虾卵后,趁红太阳未全部升起时,时隔一月来到东坡包子铺,路上见忧心冲冲的父亲,在店里见也吃早餐后要上班的拄拐胡叔、罗哥等。我在那吃韭菜盒子、一碗黑米粥、一小碟咸菜,又带走二筋饼、三茶蛋付十元钱,回来路上见背书包上学的学生们,与拎兜放蛋黄的姐姐。带些虾卵、小心翼翼来到澡堂,进门见女澡师与一进门女顾客交钱,我交钱拿搓澡牌时,不小心把柜台里东西碰洒,这时红姐从女澡堂出来,又拿东西把洒落物收拾起来,我也帮忙。又拿出虾卵,左手进男换衣间,黄澡师躺着休息中,那时已七点半,脱衣进堂子里,厕所、刷牙、刮胡子,擦天棚的黄澡师用二澡巾与一袋半搓泥宝贝,给我细致周到的搓着,小池子水不说了?一会来四个搓澡的,我快洗、晒干、穿上衣服出来,见刚来的老板娘与泡粉喝的红姐。出门右转到蛋糕大世界、买二个好吃的矿工面包付六元钱,与女店主换两张新版钱,又小心地滑回家路上、见要到修理部上班的大山哥!

  九点半到外放小鸡仔一小时多,小黄仔能出来吃食,不过还是鸡架里暖和、隔凉!小九仔它们出来一会,被我赶回去吃午饭,期间见程姨与四楼李木匠,而昨天见嗓子沙哑黄姨与程姨说着什么,程姨与挎工具包李木匠往上走?后楼王胖大爷问台球厅赵叔关于亲人去逝后,如何取逝者在银行里的钱?气温姨买许多鸡蛋与收拾好的冻鸡,秦姨与胖刘姐溜达,胖红姐买馒头回家,爸爸、张哥、四楼赵姨一人往回走,下午从中通回来还见赵姨!

  下午十五点与送萝卜给四楼郑叔的妈妈一起到仓房,给所有小鸡仔喂爸爸昨天中午买回的药,今天只见小不点还拉稀。我顺道到中通求网购的牛肉干,老陶成天在外溜达,之前我到后楼韵达超市求网购的允吸管。太阳几天定于十五点三十三分落下,也就是暴三这个数已到极限吗?我回家给全部鱼儿换水过夜,清道夫吃下觉性鱼食,妈妈在十六点时外面天空高挂残黄月、夜幕降临、圈完小鸡仔后回家做晚饭,爸爸溜达一下午回家看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