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时间:2021-12-20 10:20:00 日记 我要投稿
  某段时期的3月直到5月,我从人间直踏天间,渡过了一段我前所未有的欢快。再由天间直落三阶层中最后一层,愤,悲早已成常客,因而厌倦此状,重新调整了心态,才如常人样。
  她崇拜那人的优秀,我试着成为那人,望能得到她的认可,仅在那时,我上课不再多言,也从未整日游手好闲般混日子。我得到了众人的认可,亲戚,朋友,同学,老师,父母不在话下。不过,在我成功那时,早已与她没了联系,我常说等等吧,再等等……可杳无音讯,再未从旁人口中听到过关于她的事,她彻底消失在了我的交际圈。因此,认可这一方面,她缺席了。
  一语气话,将她气走了,再到后来我才深深感到可耻,我厌恶我笨拙的口齿,因此,我学好口才,下次碰面时,我将不再是那样笨拙,不过,我想再不会有下次了。这也应实了一句常言“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这期间,曾妄想,怎料到,再后来……我输得彻彻底底,什么也不剩,也包括了我最后的一丝底气。
  在后来的几个月,我仍未从此走出,一日过得比一日丧,那时的赌气仅是我的天真,久而久之,反思再反思,我终将不再多言。
  再到后来,我恢复了曾经的理智,知道这样下去我人将荒废,也明白了太多的不必要以及不值得,我不知道曾经的自己到底再沮丧些什么,至今想想,还令我感到幼稚。
  许多时候,我常保持沉默,选择暗自思考,也从未向外表达过,解锁了新的思想,我猜,这或许是成熟,也,或许是对世间失望。
  我正逐步走向我的梦想,不知你现是否还依然追逐着……